媒体聚焦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641.webp.jpg

《文汇报》报道 一部《我不是药神》让许多人泪目,很少人知晓,我们身边就有一位真“药神”:他不仅历经艰辛找到攻克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方法,为让患者都吃得起这种药,他还没有申请专利。

如今,这盒药只要290元,在中国还纳入医保,类似抗癌药的价格高达2万元以上。

因他的科学精神及放弃专利的大爱善举,拯救了全球万千患者。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、被称为全球“癌症诱导分化第一人”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王振义教授。

今晚,95岁高龄的他,在央视“寻找最美医生”颁奖台上收获“最美医生”称号。

何谓“最美”医生?王振义说,他理解的“最美”医生,就是不断学习,不断解决病人的问题,不断解除患者的痛苦。

从医77年,见证新中国的血液肿瘤治疗“无从到有、从有到优”,他是这么说,也是这么做的。

八年不懈研究,终让肿瘤“改邪归正”

2015年,王振义收到一封海外来信,附着陌生外国小朋友的照片。这是一位美国母亲的来信,自述在十多年前得了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,濒临死亡,吃了全反式维甲酸,不仅康复了,还生了两个孩子。得知这特效疗法是一名中国医生发现的,她激动地写下这封信。

因为这名中国医生,全球的获救者以及由此节约下的卫生经费,难以计算。

如今,瑞金医院血液学科团队还在沿着王振义的临床研究道路,不断优化治疗方案,提升患者治愈率。如此看来,当初“零的突破”,更属不易。

1978年,王振义投入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(M3)研究。这是一种最凶险、病情恶化最快、死亡率最高的白血病,90%的病人将在半年内死亡,最快的只要三天。“当时刚改革开放,海外科研进展零星传到国内,我们得知有人在尝试一些新疗法。”王振义回忆,海外的进展也不顺利,谁都没把握这条路能走通。

1986年的一天,王振义团队看见了“曙光”。当时,上海市儿童医院血液科收治了一名5岁女孩,身患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,危在旦夕。

“只要能救她,怎样都行!”家属哀求。

此时,王振义已在研究全反式维甲酸治疗,但还处于试验阶段,分析女孩的病情后,他认为可以尝试。

女孩只吃了一周的全反式维甲酸,病情真的出现了转机,之后情况越来越好,并最终实现治愈,存活至今,已结婚生子。

这就是全球公认的诱导分化理论让癌细胞“改邪归正”的第一个成功案例,之后出现第二例、第三例……该疗法在欧洲、日本、美国、意大利、澳大利亚、古巴等国相继获得证实。

历经整整八年探索,在尝试了无数种方法后,王振义终于发现全反式维甲酸可在体外将M3细胞诱导分化为正常细胞,并成功应用于临床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1986年出现“001号”病人这个转机时,王振义已经62岁。当他要尝试这种自制新药时,不少人劝他:您已功成名就,别折腾了,当心毁了清誉。他却说:“我为了病人,我们是有试验依据的,我相信科学。”

八年研究不悔,终于改写了这种白血病的治疗现状。王振义成为“癌症诱导分化第一人”,他的成功实践与相关理念还开创了肿瘤治疗的新格局。

18213049qmhn (1).jpg


此后,王振义与学生陈竺、陈赛娟等又创造性地提出“全反式维甲酸联合三氧化二砷”的治疗方法,让这种曾被视作最凶险白血病的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,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可被治愈的白血病。该治疗方法被海外媒体誉为“上海方案”,与青蒿素的发明等并列为“新中国对世界医学的八大贡献”。

谈放弃专利,他说若只想着挣钱有违从医誓言

如今,“吃不起天价肿瘤药”让很多人唏嘘,这背后交叠着诸多矛盾,有病人的痛苦和无奈,也有药企研发原研药的巨大成本和难以想象的投入。不过,有一种治愈白血病的药很便宜。在今天的中国,一盒10粒装的全反式维甲酸的售价仅为290元,并且进入医保。这应该是全世界最低价。

这也得感谢这个老人,他不仅成功发现并应用全反式维甲酸这种药,还没有申请专利,他说,没想过要因此去“发大财”。

30多年前,这种黄色小药丸一出现,就被患者称为“特效药”,只用口服就行,一盒11块钱,全国求购。如今,即便是过了30多年,成本不断攀升,这盒药也只要290元。

为什么没申请专利?

上一篇: 媒体聚焦 下一篇: 媒体聚焦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